似格言 非格言

似格言 非格言

——听雷夫先生讲座有感

马迎利

    2016年3月19日,我很荣幸聆听了“全美优秀教师”——雷夫先生的讲座。这是一次不一样的精神盛宴!有人会说美国的教育理念不适合中国的教育学情。但是我认为这一理念适合教育我们自己的孩子!雷夫着力于孩子的品格培养,谦逊有礼、诚实善良,这不也正是我们在努力追求的吗?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做妈妈,但幸福的是我现在有65个“孩子”。听完这场报告后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需要反思!

 

雷夫说:你想学生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必须是什么样的人!

这句话使我深深的震撼,我认为这是教育的第一条规则,如果我们要教会学生做什么,我们就应该是那件事情的典范。孩子们一直在看着我。我要他们做到的事情,自己先要做到。我要学生和气待人、认真勤勉,那么我最好就是他们所认识的人中最和气、最勤勉的一个。这就是身教重于言教的最简单的道理。

突然想到我这几天正在看《韩愈》,恰巧我们班写了一个作文“我的老师”。有一个孩子这样写道:我的马老师很愿意看书,我悄悄了解了她在看“韩愈”,于是我就上书店也买了一本。我发现自己对孩子的影响原来这么大!我想学生爱阅读,首先我自己要阅读。“潜移默化”“言传身教”这是我经常对家长说的,现在来反思一下自己做到了吗?作为教师,要以身作则,每天都有无数个机会可以树立榜样,同样会有无数个机会可以赢得学生的尊重和信任。只有自己能成为孩子的榜样,以自己为坐标,才能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让孩子以你为榜样学习!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雷夫说:“真正重要的是10年后你的学生在哪里。”

自从当班主任的第一天起,就会有人问我“学生怕你吗?”为什么会这么问,因为我们大多数老师常常喜欢用铁腕管理方法,觉得这种权威式的管理办法效果最好,而雷夫老师提倡的是“没有害怕的教育”。他的“道德发展六阶段”理论,是在无限信任的基础上,分六个阶段对孩子们进行道德培养。

雷夫会问学生你们在学校好好表现是为了什么?

第一阶段,我不想惹麻烦。大多数孩子在学校内学习的一切行为几乎都以“不惹麻烦”为原则。这一阶段的思维是以恐惧为基础,而我们的目的是让孩子们有良好的行为表现,让他们相信这么做是对的,不是因为害怕惩罚才去做,从而培养孩子的好习惯。

记得一次孩子犯错误,我打了他的手板,路校长路过我的班级和我说,打他手板没有用,重要的是你要让孩子明白这个道理。对啊,不能让孩子是因为害怕而去做某件事。而要让孩子们摆脱这种害怕的心理,主动地去做、去学,营造出一个“无恐惧”的班集体,信任是基础,师生间没有信任就没有真正的教育。

第二阶段,我想要奖赏。当孩子们不再因为“不惹麻烦”的理由而做出决定时,往往是因为他们想要奖赏。任何孩子都需要老师的鼓励和表扬。是的,平时,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如今好多老师和家长采取了奖励的方法来激励孩子认真学习或遵守纪律等等,当然,我也是这么做的,看来我是第二阶段。雷夫说,以这种“贿赂行为”换取孩子良好行为的做法不妥。我们要让孩子知道,行为得宜是应该的,读书本身就是一种奖励,不需要再奖赏。

第三阶段,我想取悦于某人。他们主动想要通过自己的良好表现来引起老师的关注,取悦老师。到了这一阶段的孩子与前面两种被动状态相比已经好了很多,他们的表现似乎符合我们所期望的行为,但我们需要看清的是,他们这么做的理由、出发点是错误的。雷夫老师会告诉学生,你做得好、你学会了技能,你的人生会更好;你淘气、你做不好事情与我无关,丢脸的不是我老师,而是你自己。

“为什么要做作业,为什么要完成作业?”对于这个问题你的孩子也会问。我的回答是“为了让自己尽量学会知识,让自己变得更好。”而雷夫则告诉我们:“学习是一项技能,学会了这项技能,我的人生会更好。”是呀!学习是为了自己服务,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不是为了名牌,也不是为了荣誉,是为了自己的生活。有了知识,有了技能,更好的为i生活服务。最后感受就是:课堂要与人生相连接,学习是为了获取更好的人生;技能要与生活相连接,获取技能是为了改变现实生活;学会技能,为自己的人生做好铺垫。

这就是第三级,我告诉学生,不要为了让我开心才学习。学生的作品做好了拿给我看,我说重要的是你自己要看着欣赏就好了。许多老师上课都站在中央,我经常躲在教室的角落里。学生才是重要的。

第四阶段,我要遵守规则。在拥有主动意识的基础上,比“我想取悦某人”更高一层的便是“我要遵守规则”,这种主动意识要优于前者,是建立在正确的认识上的。孩子们有主动遵守规则的自我意识,这是再好不过的了。然而,雷夫老师表示,“我告诉孩子们,不是必须去遵循这些规则,学生守则这些东西都会记在孩子的心里,在我的教室里并没有任何的规定,不是因为任何的规定去好好学习,因为好好学习本身就是我们去做的,而不是因为规定这样做”。教会学生自我领会规则,从而自我约束,干什么事都要自己领悟规矩。

第四级,是因为有学校的规章制度。有些老师在自己的教室贴了50条行为规则。可是我的教室里不会贴这些。我不会给学生违反规则亮红灯。

第五阶段,我能体贴人。在这一阶段,孩子会考虑他人的感受,有同理心,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比如,孩子在酒店保持安静,并不是因为他担心有麻烦,不是要讨好其他人,不是因为有规定,而是他知道,他不能影响他人休息,这便是尊重人,体谅人。

第五级,我之所以表现优雅,是因为我处处都为别人着想。我在电影院里很安静,因为我知道大家都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我在旅馆里举止很轻,因为想到别人需要安静。我这样安静,并不是因为我不安静,我就会有麻烦。并不是为了得到某种奖励,也不是为了取悦于我的老师,也不是规章制度强迫我这样做的,而是因为我尊重别人。这就是第五级。

第六阶段,我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并奉行。“我有一个学生长得很漂亮、头发很长,两年后她来拜访我。我看到,她的头发都剃掉了。其他的老师都感到非常惊讶,我问他到底怎么了。她告诉我,学校里有一个女生得了癌症,化疗时,头发都掉了,她把自己的头发献给那个患了癌症的女孩。”雷夫老师说,“这就是我所说的道德发展的第六阶段,人生境界的最高阶段。”

雷夫老师的六阶段理论,告诉我们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学会生活,学会做人。也许,第四、第五、第六阶段理论是我们每个人一生都要学习的。可是,那至高的境界是第六级,在这个水平上,学生已经自己为自己建造了行为准则,代表了人格的荣耀。

学会生活,学会做人!

雷夫说:我是教学生的!

当有人问雷夫“你是教什么的?”的时候,他会回答“我是教学生的!”。

“学科不重要,学生才重要”。我一直肤浅的以为我们的教学语文就是语文,数学就是数学,英语就是英语。相关学科的都是以自己的教学为目的进行教学。雷夫的话警醒了我。既然学习是为了生活服务,而在我们生活中所有的学科都是综合在一起的。

另外,我认为这句话还有一层含义,我是教什么的?我教的不仅仅是学科知识,人生道理,更重要的我是教全体学生的,我要考虑到每一个学生。

雷夫老师把孩子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来自上帝的礼物,他们愿意学习,特别优秀,学习好,纪律好,品德好,很懂事,就是我们老师所最喜欢的优生;第二类孩子很安静,但在各方面的表现不是很突出,他们不起眼,默默无闻;第三类当然就是那些调皮,不听话的孩子了。

雷夫老师认为第三类孩子毕竟少,再说要改变他们谈何容易,而第二类学生在班级所占的比重最大,他们就像馅饼里的馅,上下被优秀生和后进生包裹着,成了班级里被“遗忘的角落”。他们更期望别人尊重他,了解他、关爱他,如果给予这些学生更多的关爱,他们的升值空间会很大。于是,雷夫老师的做法是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第二类孩子的教育上,让他们感受到阳光,感受到温暖,从而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使他们也成为第一类孩子。

当然这一点我需要反思,往往把时间花在了教育第三种学生,鼓励第一种学生,却忽视了第二种。

    网络曾经流传过这样的话:要记得和没考上或弃考的同学搞好关系,等大学毕业了好去他们的公司打工!而考上一本的要经常联系二本的,未来家乡的领导没准儿就是他们!或者你们孩子的老师!

这是一段超级带有讽刺意味的话,但是是不是值得我们老师去深思,每个孩子身上都有他们的闪光点,不能因为考试成绩的不理想就说他一无是处,

我们现在提倡分层教学,我单单考虑了学习成绩,把学生分了三层,把试题分了三类,把评价标准分了三种,。。。听了雷夫先生的报告后我发现自己肤浅至极,分成教学,难道单单只考试成绩吗?自己感到可笑。反思什么是教学?主要目的是什么?这又回到了雷夫说的第六阶段——做人。我们的学生是什么样的人,比他现在的考试成绩重要。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向雷夫先生分的三种学生那样来分层教育?值得我去反思。

真正去爱每一个孩子!

……

雷夫先生那一句句似格言非格言的话语,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对生活的热情感染着我,对学生的信任对教育着我,教育的坚守影响着我。“不在能知,而在能行”,只有热爱与坚持才能创造奇迹!我,是教学生的!

 

 

2016年3月22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马迎利工作室 » 似格言 非格言

赞 (0)